当前位置:首页 > 焦点 > 正文

同行评价天才黑客GeoHot自动驾驶:炫酷有余 创新不足

2019/5/14 17:50:12 来源:河津晚报
天才黑客GeoHot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引发了行业质疑

天才黑客GeoHot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引发了行业质疑

新浪科技 郑峻发自美国硅谷

“GeoHot是个破解天才,但这并不代表他能做好无人驾驶。”加州无人驾驶创业公司图森联合创始人兼CTO侯晓迪对新浪科技这么点评。看起来,他对GeoHot在TechCrunch Disrupt大会上发布的自动驾驶模块Comma One以及目中无人的性格颇不以为然。

先简单介绍下GeoHot此次引发争议的原因。在上周的硅谷科技大会TechCrunch Disrupt上,天才黑客GeoHot的亮相引发了诸多争议。一方面是因为他所发布的自动驾驶产品,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对同行肆无忌惮的嘲讽与贬低。当然,恃才傲物一直是GeoHot的标志性格。

越狱大神GeoHot真名乔治·霍兹(George Hotz),出生于1989年。2007年8月,年仅17岁的GeoHot成为全球第一个解锁iPhone的黑客,一跃成为iPhone越狱领域的领军人物。随后他把一部解锁的8GB第一代iPhone卖给了手机翻新商Certicell创始人,换来了一部日产350Z跑车和3部同样的iPhone。

2009年12月,GeoHot又成功破解了索尼游戏主机PS 3,随后因为公布破解方法带来盗版可能性,随后遭到索尼诉讼。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GeoHot曾经就读于卡内基梅隆大学,短暂效力于Facebook、谷歌以及人工智能创业公司Vicarious,但都很快离开。或许在他的眼中,最富盛名的院校和科技巨头都太过乏味。

GeoHot再度成为科技媒体的报道焦点是在去年。他与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打赌自己可以造出价格低廉、技术可靠的自动驾驶方案,超越特斯拉当时的辅助驾驶技术合作伙伴Mobileye。实际上,马斯克很乐意借助这位天才黑客的技术来施压关系日益恶劣的Mobileye。为此GeoHot创办了自己的公司Comma.ai,在几个月内就研发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并在年底邀请彭博社记者进行上路展示,吸引了硅谷乃至全球自动驾驶届的关注。

此次GeoHot上TechCrunch大会正是为了推广他的产品。在崇尚技术与黑客精神的硅谷,GeoHot无疑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偶像级人物。他的到来成为了此次Disrupt大会上最大的焦点,GeoHot旁若无人地在舞台上手舞足蹈展示自己的理念和产品。与此前那个清瘦的少年相比,青年GeoHot显得略有些发福,但那种张狂的个性却是一点都没有改变。

GeoHot此次发布的自动驾驶系统Comma One定价999美元,其算法模型仅仅只有2000行代码,将在年底作为辅助驾驶附加产品上市,软件服务每月收费24美元。这套方案可以让普通汽车也具备特斯拉Autopilot那样的辅助驾驶功能。

确切的说,除了谷歌和百度无人车所用的成本高昂Lidar激光雷达系统之外,GeoHot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与目前市场视觉识别解决方案的不同在于加入了深度学习功能。汽车摄像头捕捉到的路况数据和驾驶行为数据会传输到Comma One网络,用于系统分析如何在不同情况下控制汽车,从而提高自动驾驶系统的辨识和预判能力。

不过,此次GeoHot的一些出轨言论也在硅谷引发了争议,尤其是他毫不掩饰地在台上直接抨击,或者辱骂目前自动驾驶领域的领先公司,尤其是近期和特斯拉公开翻脸的Mobileye。考虑到特斯拉和Mobileye近期的一些公开表态,GeoHot这种旗帜鲜明的态度无疑更加吸引媒体的眼球。

那么GeoHot又是怎样抨击Mobileye呢?“Mobileye的商业模式就是和立法者同流合污,来降低没安装Mobileye芯片的汽车安全评级。或许是特斯拉太有创新精神,吓到了Mobileye,所以他们干脆放弃,不再创新。”此言一出,举座皆惊。

作为自动驾驶领域的同行,侯晓迪对新浪科技表示了自己对GeoHot的不满,“如果(按照GeoHot所说)这么奇葩的商业模式,可以让Mobileye创立17年不倒,达到目前的90亿美元市值,那才是人间奇迹。要知道,Mobileye早在2001就推出了第一代芯片,提供辅助驾驶和半自动驾驶系统,一直是可以买到的性能最佳产品,没有之一。”

在自动驾驶领域,加州理工学院博士侯晓迪所联合创办的图森虽然也属于新人后辈,但却有着自己的突出优势。在这一领域的两大技术标尺Kitty和Cityscape评测排行榜中,图森在车辆检测、行人检测、机动车检测和可行驶路面检测中,全部排名第一,而百度则排名第二。此外,图森在人脸检测数据集中也位于行列排名FDDB的榜首,一旦发现司机有注意力分心和疲劳驾驶,他们的技术可以让汽车迅速切换到自动驾驶,避免造成车毁人亡的悲剧。因此,至少在专业技术领域,侯晓迪有足够的资格来评价GeoHot。

关于特斯拉和Mobileye的停止合作原因,侯晓迪提到了Mobileye近期的公开表态。“这是因为特斯拉有意无意将Mobileye的辅助驾驶当成自动驾驶来营销,违背了Mobileye的本意,目前的技术也做不到自动驾驶,所以他们打算不再续约。如果Mobileye真如GeoHot所说那样不堪,特斯拉此前又怎么会和他们合作?”

“从更深层面来说,这两家公司分手也是必然的。特斯拉这样野心的公司,必定不可能长期通过与其他公司合作来构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何况是Mobileye这样拥有独一无二技术的公司。”他表示。

侯晓迪还提到了GeoHot的一个关键错误。GeoHot号称买了自己的驾驶模块就可以自动驾驶带有车道保持系统的本田轿车。“但是本田的车道保持系统LAKS本身就有一定的自动驾驶功能,只是因为大车企的责任心,本田从来没有说自己的LAKS系统是自动驾驶,而且明确要求驾驶员双手不能离开方向盘,并做出了一系列限制条件。”

侯晓迪认为,“目前除了采用Lidar技术的谷歌和百度,还没有哪家厂商声称可以基于机器视觉实现自动驾驶。而且GeoHot表示过,自己无人驾驶技术的硬件配置和特斯拉一样,即通过车内预装的前向雷达和单目前向摄像头,这意味着他的技术无法观察到车两侧和后方的信息,甚至可能连变道都做不了。而且Comma One的安装位置是在后视镜上,车主很可能会来不及切换到手动模式。”

实际上,GeoHot的确也承认,用Comma One的时候,用户必须随时注意车况,手必须随时放在方向盘上。他并没有过多提到一旦出现突发意外情况,能否在反应时间内迅速从自动模式切换到手动模式。

侯晓迪对新浪科技解释说,GeoHot的驾驶解决方案,无论是否加上大数据或者深度学习的术语,其实还是属于“端到端的学习”,早先还有“模仿学习”等其他别名。这种解决方案的最大局限是,只能应付见过的输入类型,如果在实际过程的情况和训练数据差距太远,超过模型不变性所能容忍的上线,就很容易出现问题。

无独有偶,在侯晓迪之外,Facebook人工智能研究负责人Yann Lecun对GeoHot的端到端无人驾驶解决方案也曾经评价说:“训练基础的卷积网络做车道线保持,这并没有什么难度,难度在于可靠性。他(GeoHot)所做的事情或许很酷,但并不是特别具有创新性。”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就提出了用神经网络来做车道保持线的基本模型ALVINN。2003年,Yann Lecun也曾经用模仿学习的手段,用卷积网络搭出一个自动驾驶机器人Dave,这也是美国国防部高等研究计划署的LAGR项目原型。

侯晓迪还提到了一个关键问题,GeoHot目前的训练数据只有7900小时、不到50万公里。但特斯拉在首次撞车之前已经安全行驶了2.08亿公里。在侯晓迪看来,自动驾驶的行业内,GeoHot的数据积累只是初期入门级别,根本没有办法应对各种复杂多变的天气、路况、行人以及动物的情况。

对Mobileye颇为尊重的侯晓迪最后这样对新浪科技评价他眼中的GeoHot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所有心安理得跳过全球公认技术难点,声称自己解决全部问题的,都是民科。他根本还没有意识到自动驾驶的真正技术难度。”


相关阅读:
冰岩创业网 http://www.58k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