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聚合 > 正文

金价崩溃预示一场新危机到来

2020/2/12 17:17:07 来源:河津晚报
一向被视为避险天堂的黄金,过去一周出现地狱烈火般的行情。从2011年底1900美元/盎司的高位到2012年1600美元/盎司长时间的盘桓,再到过去几天间倏然跳水至1300美元/盎司附近,1/3左右的跌幅让市场恍若隔世。与此同时,白银、铜、原油等大宗商品暴跌,市场风声鹤唳:被视为财富忠实守护神的黄金市场都如此不“安全”,这世界哪里还有安全港?

  黄金具有迷人魔力。各个历史时期,黄金总是充当忠实财富守护神的角色。从古罗马恺撒大帝到西班牙的查理五世、法国的法兰西一世和英国的亨利八世,不同时代的大国君主,对黄金都很钟爱。正如法兰西一世所说,宫廷中如果没有黄金和美女,就像一年中没有春天,春天中没有玫瑰。

  过去15年,黄金从200多美元/盎司涨至近2000美元/盎司,使得各国法定货币的购买力大打折扣。实际上,过去十几年间,所有的纸币持有人——长期寿险投资者、国债持有者、银行的忠实储蓄者都损失惨重,只有资产持有者、黄金、地产、艺术品或资源类商品投资者才可以跑赢通胀。当普通的木头、石头都因点石成金的故事而身价倍增时,说明全球货币体系的信任危机已不请自来。

  金价的崩溃并非没有先兆。年初,德国人带头,多个陷入危机的欧洲国家相继跟进,发起“请黄金回家”运动。他们要求将二战后一直存放在美联储中央金库地下室的黄金运回国。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盟友早知道,他们的资产负债表早已被洪水般袭来的美国赤字改写,美国和欧盟高达7万亿美元的赤字洪水早把各国的黄金储备淹到了“海底”。不出意外,美国人断然拒绝了,因为把调整和危机转嫁给货币升值的贸易盈余国家是美国屡试不爽的招数。

  该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黄金的崩溃是全球金融市场的重大事件,但不要以为这只是针对黄金投资者的一次屠杀。《金融时报》副主编马丁·沃尔夫说,中国等债权人乐于从债务人美国的政策中获得资产价格的上涨,但美元永远是美国的,麻烦却是债权人的。美国人想赢得这场战争,无论通过哪种方法:或者使其他国家陷入通货膨胀,或者强迫他们的名义汇率对美元升值,或者再度摧毁黄金体系……总之,美国要穷尽一切办法对其他国家实施绞刑。

  全球货币失衡,贸易盈余国借钱给经济总量是自己数倍的发达国家。在这场穷国借钱给富国的游戏中,不仅是资源、能源、商品源源不断地流向发达国家,发达国家的经常账户赤字需要弥补,于是贸易盈余国再次让自己的血汗钱和以资源环境的巨大牺牲换来的储备货币回流到贸易逆差国,并任其在升值的麻醉式快感中缩水。而直至今天,当你发现连黄金都不再可信时,自然就又平静地接受“这并不太糟糕”的既成事实。

  黄金是个矛盾体,既可在乱世中为持有者提供保护,又可能成为灾祸的起源。黄金的崩溃,说明全球的储备资产已没有安全港。以中国为代表的贸易盈余国持有数以万亿美元计的美元债券,多年来一直是别人虎视眈眈的对象。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在多个场合叫嚣,要通过货币战“拿下中国”,他说“在当前环境中,中国购买我们的债券不会帮助我们——而是伤害我们。”而更有人肆无忌惮地表示,在当前贸易失衡的背景下,如果一个国家无法明智地投资,那么它就不应该赚取贸易盈余。就像一个不知道如何处理利润的企业就不该有高额利润,一个不知道如何理财的人就不该存钱一样。你把几万亿美元给他用,不说一个谢字,还用独特的金融霸权逻辑视一切为理所当然。因为,有些人做梦都想让中国成为这场危机的最后埋单人。

  每一串重大国际金融事件背后都暗藏华尔街的身影。上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登峰造极时,日本全国沉浸在“日本人可以说不”的时代,美国人悄悄地布局了一场针对日本的金融歼灭战,“广场协议”让日本人吃了迷魂药,日元急剧升值,楼市泡沫吹上天,高盛、大摩等“金融屠夫”配合默契,在日本汇市、楼市、股市相继到高位时,在全球放空日元资产,大量潜伏金融衍生品“病毒”在各个市场全面发酵,在繁荣和虚幻中蓬蓬勃勃的日本经济掉进了冰窟窿。此次黄金的崩溃,仍然是由高盛领衔唱空,黄金的崩溃预示着一场新危机的开始,当黄金这样忠实的财富守护神都被带向屠宰场,下一个受难者会是谁?这是一个让人想来不寒而栗的问题。


相关阅读:
铁芯变压器 https://www.china.cn/p4p/169891.html